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4 章 第 3 章 卷三 滦阳消夏录三
第2节 死者的抗辩

史松涛先生字茂,陕西华州人,曾担任过太常寺卿,与先父姚安公是最要好的朋友。记得我十四、五岁的时候,曾听史先生与先父讲到过这样一件事情。

 

史先生说:某公曾用棍棒打死了一个办事干练的仆人。后来,这个仆人的魂灵就附在一个呆傻的婢女身上,与某公争辩说:“如果我营私舞弊,论罪当死,但是你把我打死,我实在不甘心呀!主人你身居高位,享受厚禄,你从朝廷那里得到的好处,比我从你那里得到的好处不是多得多吗?你卖官鬻爵,积聚了万贯家财,我接受的那点贿赂和你捞取的脏钱相比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在某某事情上,你颠倒是非,草菅人命,这难道不比我窃权弄事更为恶劣吗?你可以欺君害民有负国家,怎么奴仆有一点做的不对的地方主人你就要惩罚我呢?你打死了我,我实在不甘心啊!”某公听了之后很生气,还把呆傻的婢女打倒在地上。婢女躺在地上还呜呜咽咽地申辩。后来,某公也没得好死。

 

史先生感叹说:“我们绝对不会做到某公这等地步,但也有类似的情形。比如在仕途上随波逐流,坐食朝廷俸禄,却常常责备奴仆们不尽职尽责。奴仆们嘴里不说,心里恐怕也免不了指责我们。”

 

【原文】:

 

史松涛先生,讳茂,华州人,官至太常寺卿,与先姚安公为契友。余十四五时,忆其与先姚安公谈一事曰:某公尝棰杀一干仆。后附一痴婢,与某公辩曰:“奴舞弊当死。然主人杀奴,奴实不甘。主人高爵厚禄,不过于奴之受恩乎?卖官鬻爵,积金至巨万,不过于奴之受赂乎?某事某事,颠倒是非,出入生死,不过于奴之窃弄权柄乎?主人可负国,奈何责奴负主人?主人杀奴,奴实不甘。”某公怒而击之仆,犹呜呜不已。后某公亦不令终,因叹曰:“吾曹断断不至是,然旅进旅退,坐食俸钱,而每责僮婢不事事,毋乃亦腹诽矣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