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传统 > 《袁氏家训》选译 > 第 21 章 治家篇(4)(5)(6)
第5节 狡诈子弟不可用

    「原文」

    族人、邻里、亲戚有狡狯子弟,能恃强凌人,损彼益此,富家多用之以为爪牙,且得目前快意。此曹内既奸巧,外常柔顺,子弟责骂狎玩,常能容忍。为子弟者亦爱之。他日家长既没之后,诱子弟为非者皆此等人也。大抵为家长者必自老练,又其智略能驾驭此曹,故得其力。至于子弟,须贤明如其父兄,则可无虑。中材之人鲜不为其鼓惑,以致败家。唐史有言:妖禽孽狐,当昼则伏息自如,得夜乃为之祥。正谓此曹。若平昔延接淳厚刚正之人,虽言语多拂人意,而子弟与之久处,则有身后之益。所谓快意之事常有损,拂意之事常有益,凡事皆然,宜广思之。

        [大意]

   在族人、邻居和亲戚们中间,有一些狡猾、市绘的子弟,他们恃强凌人,损人利己。富有人家大多把这种人作为爪牙,并且得到一时的恣情快意。这种人内里奸邪、乖巧,在表面上却又常常顺从主人之意,富家子弟也很喜欢他们。日后,家长死后,引诱其子弟为非作歹的都是这种人。大概做家长的自己必须老练,其智慧、谋略能驾驶这些小人,才能利用他的才能为自己服务。至于做子弟的又必须有像他的父兄一样的贤明,才能没有忧虑。如果仅有中等才能的人,很少不被这些小人蛊惑,最终败家。唐史说:妖禽狐怪,白天则隐伏休息,入夜就肆行猖狂。说的正是这类小人。子弟们如果平时交结一些淳朴、厚道、刚强、正直的人,虽然这些人有时说话不一定十分中听,可是与他们相处长久,一定会在日后觉得受益匪浅。这就是所说的让你顺心如意的事常常对你有害,而让你担心的事却常常会对你有益。凡事都如此,人们应该广泛思考这个问题。
  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大凡敢于进逆耳之言的人,大多是耿直、有德行的人,他们说话秉持正义,因而往往不免刺耳,善于听言者应该视为至宝,因为此类话有利于成事。相反善进谗媚之言者,大多是见风使舵、缺德的势利小人,他们说话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结果是败事。但不经一堑之人,往往为花言巧语所迷惑,等到吃到苦头后已悔之晚矣。赵高口蜜腹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后来者要以此为鉴,不要重蹈覆辙,更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成为无心无肺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