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3 章 第 2 章 卷二 滦阳消夏录二
第8节 冤冤相报,丝毫不差
先父姚安公有个仆人,外表呆板憨厚,实际却有心计。一天,他趁主人要求他帮忙之机,夸大其词巧言勒索主人十多两银子。其妻表面上看很贞洁,男人不敢靠近,暗地里却与人私通。她早就想与野汉私奔,但苦于没有路费,就偷走了这十多两银子和野汉双双逃走了。十多天后,两人被抓获,事情败露了。
 
姚安公说:“两事互相牵连,怎么这么巧呢?”
 
甲和乙是朋友,甲住下口,乙住泊镇,相距有三十里路,乙妻到甲家办事,甲把她灌醉奸污了她。乙有苦难诉。不久,甲妻渡河翻了船,急流冲到乙家门前,被救后,乙认出是甲妻便扶回家,也留宿用酒灌醉奸污了她。甲明知也说不出口,反表谢意。邻居老太太暗中知道了这件事情,便合掌默祷说:“怎么会有这种事啊!太可怕了。”其子正帮人打官司提供伪证,她亲自把儿子叫了回来,并对他说:“今后可不要做什么缺德的事了,不然会有恶报报应到你身上了。”
 
【原文】:
 
先姚安公有仆,貌谨厚而最有心计。一日,乘主人急需,饰词邀勒,得赢数十金。其妇亦悻悻自好,若不可犯,而阴有外遇,久欲与所欢逃,苦无资斧,既得此金,即盗之同遁。越十余日捕获,夫妇之奸乃并败。余兄弟甚快之。姚安公曰:此事何巧相牵引,一至于斯!殆有鬼神颠倒其间也。夫鬼神之颠倒,岂徒博人一快哉?凡以示戒云尔。故遇此种事,当生警惕心,不可生欢喜心。甲与乙为友,甲居下口,乙居泊镇,相距三十里。乙妻以事过甲家,甲醉以酒而留之宿。乙心知之,不能言也,反致谢焉;甲妻渡河覆舟,随急流至乙门前,为人所拯,乙识而扶归,亦醉以酒而留之宿。甲心知之不能言也,亦反致谢焉。其邻媪阴知之,合掌诵佛曰:有是哉,吾知惧矣。其子方佐人诬讼,急自往呼之归,汝曹如此媪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