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3 章 第 2 章 卷二 滦阳消夏录二
第5节 地府里的等级

       员外顾德懋自称是东岳庙里的地府里的官员,我不大相信,但他说的话,却有几分道理。 

        以前在裘文达家里,他曾对我说:“地府里很看重贞妇,但也有等级。那些对儿女之情、田宅产业有所牵挂留恋,而不愿离去的,算是最下等;独守空房而情欲萌动,却能以礼法克制自己的,这样的妇女属于中等;心如死水,波澜不兴,藐视富贵,不畏饥寒交迫,不计利害得失的,这样的妇女就是最上等了。像这种最上等的贞妇,千百人里也难得找到一个。如果见到这么一位贞妇,鬼神们也会肃然起敬的。
 
       “一天,有人高声宣布贞妇到了。阎王立刻神色肃穆,冥官们一律整装束容,恭立迎接。只见那位老妇人款款而来,好像脚踩台阶,步步升高。等到临近阎罗王的大殿时,竟从殿脊上飘然而过,不知道要去哪里了。阎罗王失望地说:‘这人已升天,不在我们鬼界了。’”
 
        顾德懋又说:“贤臣也分三等:害怕法度的是下等人,爱惜自己的名声气节,不做坏事的人属于是中等,心向王室,只知忧虑国计民生,不计较个人的名声好坏的,以及自身灾祸与富贵的人为上等人。”
 
        他还说:“地府里厌恶那些追名逐利的人,认为一切罪恶都由此产生。所以鬼神故意让这种人不顺利,跟他过不去,叫他得不偿失。人心越狡诈,越唯利是图,鬼神对他的惩治也越加巧妙。不过,地府也不大看重那些隐士,认为天地里造就了人才,原是希望他们有益于国家和百姓的。如果人人都像巢父、许由这些隐士一样隐居在山林不肯造福于国家和人民,恐怕这个世界依旧是洪水泛滥,连个挂瓢饮犊的地方都没有了。”
 
        顾德懋又说:“阴间的法度和阳间差不多,都像《春秋》一样,对于贤明的人不留情面,功过记录十分分明,但又与人为善。君子偏激执拗做了坏事,也照样作为过失记录在案。小人物做了一件有利于别人的事,也必定给一点善报。世上人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所以往往怀疑因果报应的可靠性。这是不对的!”
 
【原文】:
 
顾员外德懋,自言为东岳冥官。余弗深信也。然其言则有理。曩在裘文达公家,尝谓余曰:“冥司重贞妇,而亦有差等:或以儿女之爱,或以田宅之丰,有所系恋而弗去者,下也;不免情欲之萌,而能以礼义自克者,次也;心如枯井,波澜不生,富贵亦不睹,饥寒亦不知,利害亦不计者,斯为上矣。如是者千百不得一,得一则鬼神为起敬。一日喧传节妇至,冥王改容,冥官皆振衣伫迓。见一老妇儽然来,其行步步渐高,如蹑阶级。比到,则竟从殿脊上过,莫知所适。冥王怃然曰:‘此已生天,不在吾鬼箓中矣。’”又曰:“贤臣亦三等:畏法度者为下;爱名节者为次;乃心王室,但知国计民生,不知祸福毁誉者为上。”又曰:“冥司恶躁竞,谓种种恶业,从此而生。故多困踬之,使得不偿失。人心愈巧,则鬼神之机亦愈巧。然不甚重隐逸,谓天地生才,原期于世事有补。人人为巢、许,则至今洪水横流,并挂瓢饮犊之地,亦不可得矣。”又曰:“阴律如《春秋》责备贤者,而与人为善。君子偏执害事,亦录以为过。小人有一事利人,亦必予以小善报。世人未明此义,故多疑因果或爽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