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2 章 卷一 滦阳消夏录一
第29节 第29节 画中景

事皆前定,岂不信然。戊子年春,我给人在《蕃骑射猎图》题了一首诗:

 
            白草粘天野兽肥,
            弯弧爱尔马如飞;
            何当快饮黄羊血,
            一上天山雪打围。
 
    不料,这年八月,我竟真的给贬到了西域。
 
    又一事,董文恪曾为我作了一幅画,名曰《秋林觅句图》,其大略以一片绵延无尽的冲天古木为背景,再以一小亭拉回意境。不想我到了新疆乌鲁木齐,在城西就有如此一片深林,就有如此一座前任将军所造,题名为“秀野”的小亭。
 
    辛卯回北京时,因此有感自吟了几句:
 
              霜叶微黄石骨青,
              孤吟自怪太零丁。
              谁知早作西行谶,
              老木寒云秀野亭。
 
    唉,即便不信事已前定,即便不信命,也只有无可奈何呀!事情怎么这么巧呢?
 
【原文】:
 

    事皆前定,岂不信然。戊子春,余为人题蕃骑射猎图,曰:白草粘天野兽肥,弯弧爱尔马如飞,何当快饮黄羊血,一上天山雪打围。是年八月,竟从军于西域。又董文恪公尝为余作秋林觅句图。余至乌鲁木齐,城西有深林,老木参云,弥亘数十里。前将军伍公弥泰建一亭于中,题曰秀野。散步其间,宛然前画之景。辛卯还京,因自题一绝句曰:霜叶微黄石骨青,孤吟自怪太零丁,谁知早作西行谶,老木寒云秀野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