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2 章 卷一 滦阳消夏录一
第28节 第28节 女鬼乞写《金刚经》
有个读书人姓王名金英,曾对我讲了这么一故事。
 
说是江宁有一个书生,夜宿在自家已经废弃的院子里,月白风清,夜色甚是迷人,突有一漂亮的女子透过窗户向里张望,江宁书生心里知道这个女子这么晚出来,不是鬼就是狐狸变来迷人的,开始还不敢怎么招惹她,但书生喜欢她娇美的身姿,书生想鬼也和人一样,想想身边有个美女相伴,也不失为潇洒,他也就不感到有什么害怕的,这样书生就招呼她到他的屋子里坐坐,不长时间两个人就互相缠绵在一起了。书生想和她说说话,但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问她什么也不回答,只是对他默默的笑,还不时的含情脉脉看着他而已。
 
他俩就这样在一起过了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书生很想知道这名女子为什么不顾女性的礼仪道德要和他在一起。有一次,女子被书生执意的问话感动了,就拿过笔写了几行字。
 
说的是它乃明朝某个翰林学士身边的伺候丫环,不幸早早的去世了。因为它一生善于搬弄是非,诬陷好人,使这个家里的兄弟和姐妹之间纠纷不断,相处得就像水火一样。它死后,地狱里的官吏谴责它,罚它做瘖鬼,已经有二百多年了。你如果肯替我抄写《金刚经》十部,仰仗佛的力量,帮助我超脱苦海的话,我就世世代代的感激不尽你了。
 
书生正如这名女子所期盼的那样,就替它抄写了十部《金刚经》,写完之日,这名女子对书生拜了又拜,拿过笔对他又写道:“凭借金刚经的法力和我的忏悔,我已不再做鬼了。然而,由于前生罪孽深重,只能带着我往世所积攒的业力轮回转生,而且要历经三世做哑巴女子,才能说话哩!”
 
编者注:看来利用口舌之便,搬弄是非,构陷他人,真是罪孽非轻呀!
 
【原文】:
 
王孝廉金英言,江宁一书生,宿故家废园中,月夜有艳女窥窗,心知非鬼即狐,爱其姣丽,亦不畏怖,招使入室,即宛转相就。然始终无一语,问亦不答。惟含笑流盼而已。如是月余,莫喻其故。一日执而固问之,乃取笔作字曰:妾前明某翰林侍姬,不幸夭逝,因平生巧于谗构,使一门骨肉如水火,冥司见谴,罚为瘖鬼。已沉沦二百余年,君能为书金刚经十部,得仗佛力,超拔苦海,则世世衔感矣。书生如其所乞,写竣之日,诣书生再拜,仍取笔作字曰:藉金经忏悔,已脱鬼趣。然前生罪重,仅能带业往生,尚须三世作哑妇,方能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