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2 章 卷一 滦阳消夏录一
第23节 第23节 阴谋害人,老年丧子

康熙年间,河北献县人胡某,擅弄阴谋诡计。他想娶邻村老儒生张月坪之女为妾,张坚决不同意。为达到目的,胡就请张月坪来他家教书。张月坪父母的灵柩留在辽东很久,未能运回原籍,常为此事伤心,胡便分一块坟莹给他,帮他运回并埋葬了其父母。张月坪田里发现了一具尸体,死者恰是张家的仇人。官府以谋杀立案,胡又为他申辩,张月坪得以释放。

 
某日张妻携女儿回娘家,三个儿子还年幼,张月坪就在家看守门户。胡某暗中指命其同党,夜间反锁张的房门,残忍地放火烧死了张家父子四人。胡表面却伪装同情,帮助安葬了张。并时常周济张和妻女,取得了她俩的好感和信任。
 
有人要娶张的女儿,这娘俩必与胡商量,胡就私下里借口阻拦,使张女的婚事不能成功。时间长了胡在言谈中流露出要娶张女的意愿。张妻因为经常得到胡的资助,想答应其要求。张女刚开始是不同意的,夜晚梦见她的父亲对她说:“你不嫁给他,我始终感到我的愿望没能顺利的实现呀。”张女后来又拘于母命,只好嫁给了胡家。一年后,为胡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叫胡维华,不久张氏母女先后病逝。
 
康熙年间胡某年老时,胡维华焚香发誓聚众谋反,他准备一路从他居住的大城、文安进攻,这样离京师只有三百余里了,一路由青县、静海出发,距离天津有二百余里。维华这样准备分兵为二,其一是出其不意,迅速抵达京师;其二占据天津,劫掠海船出海,顺利的话则天津之兵就可以发展壮大足以震慑京师,不顺利的话则逃往天津,登船出海去,使官府难以捉拿,他还在各个地方部署了一些官吏。不料因走露风声,他们遭到官府的抓捕,在围剿火攻中,胡维华被活活烧死了,就连一根毛发都没有留下。由于胡维华之父擅长于谋划,喜欢周济一些贫困者,所以官府也没把他当作大恶之徒抓起来关进监狱里。胡维华一死,竟使胡家断了子孙。
 
【原文】:
 
康熙中,献县胡维华,以烧香聚众谋不轨,所居由大城、文安一路行,去京师三百余里;由青县、静海一路行,去天津二百余里。维华谋分兵为二,其一出不意,并程抵京师;其一据天津,掠海舟,利则天津之兵亦壮趋,不利则遁往天津,登舟泛海去。方部署伪官,事已泄。官军擒捕,围而火攻之,髻龇不遗。初维华之父雄于赀,喜周穷乏,亦未为大恶。邻村老儒张月坪有女艳丽,殆称国色,见而心醉。然月坪端方迂执,无与人为妾理,乃延之教读。月坪父母柩在辽东,不得返,恒戚戚。偶言及,即捐金使扶归,且赠以葬地;月坪田内有横尸,其仇也,官以谋杀勘,又为百计申辩得释。一日月坪妻携女归宁,三子并幼,月坪归家守门户,约数日返。乃阴使其党,夜键户而焚其庐,父子四人并烬。阳为惊悼,代营丧葬,且时周其妻女,竟依以为命。或有欲聘女者,妻必与谋,辄阴沮使不就,久之渐露求女为妾意。妻感其惠,欲许之,女初不愿,夜梦其父曰:汝不往,吾终不畅吾志也。女乃受命。岁余生维华,女旋病卒。维华竟覆其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