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2 章 卷一 滦阳消夏录一
第21节 第21节 北窗怪影

我原来的仆人曾对我说过这样一段故事,他说:

 

原来我在一当官的人家里做仆人,一天天才亮,就见到主人的同事来了,不久另外一个同事也相继赶来,看样子好象是来通风报信的。不一会儿,这俩人也都走了,紧接着主人也命令仆人准备车马外出,直至黄昏主人才回来,而且样子甚是疲惫。也不知道为何,没过多久,早上那俩人又来了,他们在灯下,或附耳说话,或点头称是,或摇手晃脑,或紧皱眉头再或拊互相击掌欢笑,脸上的表情也阴晴不定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直到二更天,我忽然远远的听见北窗那里传来嗤笑声,主人们在屋里想是不能听见。我正纳闷呢,忽然又听见一人长叹:“何必如此!”这回连屋里坐着的宾主客人人也都大惊。主人们急忙开窗往外张望,只见才下过雨的院落,地面上的泥土平平整整的丝毫没有人走过的痕迹,他们都以为是我说的梦话哩。

 

    那时我因为怕犯了窃听的忌讳,正躲在南边的花架子底下,一不曾睡去二不曾说话?到现在也弄不清楚那声音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原文】:

 

旧仆庄寿言,昔事某官,见一官侵晨至,又一官续至,皆契交也。其状若密递消息者,俄皆去,主人亦命驾递出,至黄昏乃归。车殆马烦,不胜困惫。俄前二官又至,灯下或附耳或点头,或摇手或蹙眉或拊掌,不知所议何事。漏下二鼓,我遥闻北窗外吃吃有笑声,室中弗闻也。方疑惑间,忽又闻长叹一声,曰:何必如此。始宾主皆惊,开窗急视,新雨后泥平如掌,绝无人迹,共疑为我呓语,我时因戒勿窃听,避立南荣外花架下,实未尝睡,亦未尝言,究不知其何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