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2 章 卷一 滦阳消夏录一
第18节 第18节 无赖吕四

沧州城南上河沿一带有个流氓无赖名字叫吕四,横行乡里无恶不作,老百姓认为他比山林里的老虎、狼都要凶猛,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天傍晚,吕四和一帮狐朋狗友在村外纳凉溜达,走着走着,忽然雷声大作,天也随即刮风下雨起来了。吕四正在翘起脑袋寻找避雨之处的时候,不巧看到一位少妇,躲入了一座荒庙里。他对那些哥儿们哈哈大笑的说道,今晚上咱们可有个玩玩的娘们了。

 

    这时天色已晚,又阴云密布,庙里更是漆黑一片。吕四和这帮小流氓窜入庙内,吕四上去就推倒这少妇,接着捂住了她的嘴,那帮匪类后代,就脱掉少妇的衣服裤子,开始了禽兽不如的卑鄙无耻的行为。

 

    正当玩到疯狂之时,突然一道闪电劈空两半,庙里一片光明,吕四一瞧少妇的样子,妈呀!怎么好象是自己的老婆呢?急急忙忙让哥们住手,点火一看,果然不假。这下把吕四气得,对他老婆又是打又是大骂,甚至都想把她扔进河里淹死算了。

 

    他现在对吕四又抓又号,哭喊着大声说道:“平时你凌辱别人,导致今日我遭人凌辱,这是老天的报应,你居然还要杀我灭口?”一句话堵得吕四再也说不出一声儿来,只好急忙找那些他给撕扯下来的衣服,却不想衣物早已随风而逝矣。左右的人也无计可施,又羞又恨的吕四,还是自己抱着一丝不挂的妻子回去了。

 

    俗话说的好呀!屋漏偏逢连夜雨,当他回到村里时,天忽然晴朗起来,月亮高高悬在空中,皎洁的月光普照大地,自然也照到了吕四和他妻子的身上,没成想这下可糟了,大家还有免费人体艺术秀可以欣赏。大伙见到吕四抱着裸露的妻子,无不大笑追问这是怎么回事。她妻子自然也觉羞愧难当,无脸见人,便要回娘家暂避一月。

 

    吕四此时心情极为沮丧,想死的心都有,每日活在那些羞死人不偿命的流言之下,爷我丢脸丢到这程度了……爷不活了!于是,吕四撂下他老婆竟投河自尽了。

   

    却不知这是他岳母家也遭了火灾,妻子无舍容身,已早早在回来的路上了。一看丈夫已经投河自尽,自己也找了个亲戚家住下。

 

    话说吕四老婆就要嫁给新老公了,有一天忽然就梦见吕四了。

 

    吕四对她语重心长的说:“我生前罪孽深重,按阴间的律法本应下辈子沦为牛马,多亏前世孝顺父母,半点不曾懈怠,判官明察,给了我一个蛇身,这就要投胎转世去了。你不久就要再嫁,要和他好好相处,唉,毕竟我们也是夫妇一场,所以我还是多劝你一句,多多孝敬父母吧,阴司里边不孝的刑罚特重,不要死后受那刀山油锅之罪。”

 

    到了少妇再嫁之日,在屋角还真看见一条赤练蛇,那蛇低着头,盘在那里久久不肯离去,似乎在恋恋不舍的看着她。吕四妻回忆起先前的那个梦,不禁想问它可否是吕四投胎之身。刚准备问他,屋外边喇叭唢呐全响了,迎亲的队伍来了,只见蛇在屋顶上动了几下,瞬间就走了。

             

    【原文】

 

    沧州城南上河涯,有无赖吕四,凶横无所不为,人畏如狼虎。一日薄暮与诸恶少村外纳凉,忽隐隐闻雷声,风雨且至。遥见似一少妇避入河干古庙中。吕语诸恶少曰:彼可淫也。时已入夜,阴云黯黑,吕突入掩其口,众共褫衣相嬲。俄雷光穿牖,见状貌似是其妻,急释手问之,果不谬。吕大恚,欲提妻掷河中,妻大号曰:汝欲淫人,致人淫我,天理昭然,汝尚欲杀我耶?吕语塞,急觅衣裤,已随风入河流矣。旁皇无计,乃自负裸妇归。云散月明,满村哗笑,争前问状。吕无可置对,竟自投于河,盖其妻归宁,约一月方归,不虞母家遘回禄,无屋可栖,乃先期返。吕不知而遘此难,后妻梦吕来曰:我业重,当永堕泥犁,缘生前事母尚尽孝,冥官检籍得受蛇身,今往生矣。汝后夫不久至,善视新姑嫜,阴律不孝罪至重,毋自蹈冥司汤镬也。至妻再醮日,屋角有赤练蛇,垂首下视,意似眷眷。妻忆前梦,方举首问之,俄闻门外鼓乐声,蛇于屋上跳掷数回,奋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