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2 章 卷一 滦阳消夏录一
第17节 第17节 树神

福建汀州试院,堂前有两棵古柏,是唐朝时栽下的,传说上面有树神。

 

一日,我到福建汀州试院巡视,当地的官员提醒我,应当先到古柏前参拜树神。我说木怪不会害人,由它自便就是了。再说祭祀的典章中也没有规定要拜树神的,朝廷的命官更不应当去参拜了。

 

这两棵古柏高高耸立,枝叶繁茂,郁郁森森,隔着几层房屋,还可以看见。那天晚上,天晴月明,我走在台阶上,仰头看见树梢站着两个身穿红衣的人,正在向我弯腰施礼,随之慢慢地隐去。我急忙叫幕友出来观看,他们还隐约看到了红衣人的身影。

    

第二天,我来到两棵古柏前,向它们各作一揖,表示还礼。并在试院的大门上镌刻了一副对联,上写道:“参天黛色常如此,点首朱衣或是君。”

    

这算得上是一件奇异的事情了。袁才子(袁枚)曾把这件事写进他的《新奇谐》一书里,只是内容稍有出入,这大概是传闻所造成的差误吧。

 

【原文】:

 

福建汀州试院,堂前二古柏,唐物也。云有神。余按临日,吏曰当诣树拜。余谓木魅不为害,听之可也,非祀典所有,使者不当拜。树柯叶森耸,隔屋数重可见。是夕月明,余步阶上,仰见树梢两红衣人,向余磬折拱揖,冉冉渐没。呼幕友出视,尚见之。余次日诣树,各答以揖。为镌一联于祠门曰:“参天黛色常如此,点首朱衣或是君。”此事亦颇异。袁子才尝载此事于《新齐谐》,所记稍异,盖传闻之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