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 > 地月神话 > 第 2 章 第二章 天人合一
第4节 御龙乘鸟

       天神发明了人之后,象母亲一样的爱护着自己的劳动果实,并教她们各种技能,特别是现在失传了的驾御龙鸟的能力。
       天神教人类如何驯服和驾御动物,包括:用编织的绳索制作成龙套牵驭大型爬行动物,如猛犸象、超龙、极龙、马门溪龙、梁龙、原角龙、剑龙、甚至霸王龙等,使它们耕作和开矿;还有教人类驾驶各种翼龙以及早期大鸟(孔子鸟等)飞行、以及登月的能力。
       那时候,优秀的先知,可以象《淮南子•览冥训》[注:丙午]说的女娲那样:
       “乘雷车,服驾应龙,骖青虬,援绝瑞,席萝图,黄云络,前白螭,后奔蛇,浮游消摇,道鬼神,登九天,朝帝于灵门,宓穆,休于太宜之下。”
        “雷车”,就是比“尺木”更完整的航天器,因为机器声音宏大,并且转动时产生“闪电”,所以叫“雷车”。
       “应龙”就是会飞的翼龙。使用方式叫“驾”。应,同膺,有翅膀的意思。
       “青虬”就是爬行的恐龙。使用方式叫“骖”。这种方法后来流传在套马技术上。
       “白螭”“奔蛇”都是比较长的爬行恐龙,“奔蛇”就是巨蟒。
        “绝瑞”是一种很高的侏罗纪或白垩纪时代的乔木。使用方式叫“援”,大概可以用来做“天梯”爬。这种植物灭绝于白垩纪末期。
       “萝图”是一种很茂密的侏罗纪或白垩纪时代的藤类植物。使用方式叫“席”,可以用来做高档的席子。这种植物灭绝于白垩纪末期。
       “云络”是和“尺木”一样,可以飞行、或其他用途的佩带装置。一般用玉或者宝石制作,后来工艺失传,形制变成装饰,分别成了帽子(王冠)和项链。使用方式叫“黄”,就是“璜”的祖先文字,即象带璜一样挂在脖子上。
       “消摇”,《庄子•逍遥游》中写成“逍遥”,就是外太空;“鬼神”,就是太空隧道;“九天”,九大行星,因为古代的“天”的概念是由太阳“日”来定的。
       “朝帝于灵门”,就是在建成后的月亮出口——“灵门”,拜见上帝。
       “宓穆,休于太宜之下” 就是晚上在月球上的“太宜旅馆”休息。
                             
 
                                                          中国春秋晚期的玉璜
       而且,那时侯的龙很多,根据《周易》的第一篇“乾为天”[注:丙未]上说:有不好驾御的潜龙,有在田间开垦的见龙,有在水面跳跃的龙,有在天上飞的飞龙,有长角的亢龙(怀疑是考古发现的剑龙),还有头很小的群龙。
                                     
                                                 中国四川自贡恐龙博物馆中的恐龙化石
                                 
                                                                   巨大的恐龙头骨化石
       正因为人们长期和爬行恐龙以及翼龙打交道,所以在世界许多民族的上古深化中依然保留着关于龙的传说,欧洲西方世界传说的龙多是长翅膀的,应该是翼龙的后代,如圣乔治所屠杀之龙就是典型的翼龙。
       美洲古印第安文明传说中的“羽蛇神”则也与翼龙大相径庭。
                                             
                                           玛雅的羽蛇神(Kukulcan)金字塔
       中国为首的东方传说的龙,后来多没有翅膀,以鳄为形体依托,是对爬行恐龙的印象。而周代之后,中原的鳄几乎灭绝,所以人们就将龙渲染的更加神秘:角似鹿,头似驼,眼似鬼,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注:甲酉]。
       不过中国传说的“应龙 ”、《周易》里的“飞龙在天”、丧葬帛画的“御龙升天”等则保留了人们对翼龙的印象。
                       
                                                     中国传说中长翅膀应龙
                                  
                                                   楚国墓葬帛画 御龙升天
       龙,是当时先知和天神最好的坐骑。郝连。龙绝种了,人们再也找不到如此出类拔萃的动物当坐骑了,因此,就驯化马来代替,为了表示对龙的怀念,人们把体型长大的马,叫做“龙”,所谓“马八尺以上为龙”(《周礼•夏官》),并且,在中国把马继承龙的职业的这种前仆后继、自强不息的品质,叫做“龙马精神”。
       其实,马和龙是不能比的,所以人们还幻想给马加上翅膀,成为“翼马”,甚至还给其他野兽加上翅膀,成为“翼兽”。“翼马”、“翼兽”其实都是对身材伟岸、且能腾云驾雾的“翼龙”的怀念,但怀念归怀念,“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神龙一去不复还”,怎么能找回当初呢?
       对早期鸟类的印象同时也留在人们心中,则成为影响深广的鸟图腾崇拜。
       早期的始祖鸟、以及中国发现的中华龙鸟、孔子鸟[注:丙申]等便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朱鸟”“朱雀”“凤凰”“大鹏”[注:甲戌]之类,因为它们是来自外太空的天神所改良培育,而且比一般的鸟飞的高远、体形庞大,所以被人们尊为神鸟。后来人们虽然见不到它们了,但把关于它们传说的记忆,转化成图腾,并用现实中可以见到的老鹰、秃鹫、孔雀之类的大鸟来“表示”。
       关于鸟,我们多想想,就会有这样的疑问:
       鸟,为什么叫天使呢?难道只是因为《圣经》记载大洪水的章节中,所谓的鸟的代表鸽子出去看水位有功吗?
       为什么现在多数的鸟类总要往天上飞?天上有什么好的?难道只是为了更大范围地观察猎物吗?有必要飞那么高吗,自己又累,高空又缺氧、又寒冷,又没吃的?
       而且为什么会有候鸟?没是的来回搬家累不累,只是因为怕冷吗?
       为什么中国古代传说太阳里面有个三条腿的乌鸦?那不是变成乌鸦骨灰了吗?怎么可能有形体存在呢?
       现在,我来解释这些问题。
       最初,外太空人改组恐龙基因,完成了她们的第一批实验品——鸟类,也就是今天发现的始祖鸟和孔子鸟,所以从一开始,鸟便和神扯上了瓜葛。在加上神造鸟就是为了让它们往来于地月,因为月球在天上,所以也就是往来于天地,或者被圣人驾御、或者无人驾驶,在地球和月亮之间履行它们的神职,向地球上的人们传达神的信息,因此,长期以来,在人们心中留下了“天之使者”的印象,故称“天使”。
       鸟类总要往天上飞,是在极其漫长的建造月亮和传达地月信息的工作中形成的一种难以忘怀的习惯。因为自侏罗纪中早期它们被创造以来,历经上亿年,它们一直是要往来天地的,一有命令就要往天上飞,或者运输能源,或者驮圣人面见天神,或者只是捎封信。
       上亿年的习惯在它们的遗传基因中烙下了根深蒂固的印象,所以,即使在月球遥远莫及、天神不知所向的今天,大多数的鸟类仍然不自觉的往天上飞,甚至穿梭入云,也许在等待或者怀念着什么,也许它们的祖先嘱托过它们什么,这些在语言混乱的今天,我们就无法知晓它们的心理了。尽管现在的它们比起它们的祖先,在体型的大小、飞行的速度和高度上读大大退化了,但现在的鹰和岩鸽、以及喜马拉雅的一种黄嘴黄爪乌鸦仍能飞到8000米高空,无法想象,比它们优秀许多的侏罗纪和白垩纪鸟类飞的有多高?
       之所以有候鸟,是因为当外太空人移居月球成为“月亮人”之后,她们随着月球绕地球转动的时候,要定期降落在她们经过的地球的高山上,而其他地区则无法兼顾,比如某几天,是月亮人降临美洲玛雅的某个山顶的金字塔的日子,而同时期的中国却发生了恐龙“起义”(管理失控),那么中国的首领(先知)就要乘坐龙鸟(翼龙或巨鸟),或者放飞禽鸟,和月亮人联络。
       由于这样事情的经常发生,便建立了制度,需要安排和培训一些鸟专门从事周期性飞往异地的工作,天长日久,这些鸟的后代们都习惯了这种生活,具有“候鸟”的品质。现在天神没了,也不需要联系了,但这些“候鸟”没什么事情,也要到外地去溜达一遭。
       中国古代传说太阳里面有个三条腿的乌鸦,叫做“三足乌”,为日精,所谓的太阳实际是指建成后的“伪太阳”,即和太阳一样大小、而能发光的、东升西落的月亮。“三足”实际是“四足”,“三足乌”实际是长的四只脚的原始鸟类,就是太空人组出研制的鸟类,也就是今天发掘出的始祖鸟和孔子鸟[注:丙申],它们的前肢已经成为翅膀,只是两只前脚还保留在翅膀上,从侧面通常只能看见两只有腿的叉开的脚,和近距离的一侧翅膀上的脚,所以画出来就象是三只脚,后来因为人们再也见不到真正的四只脚的原始鸟类,就只能按照祖先流传下来的华发和传说,“依葫芦画瓢”。
       太阳里面有个三条腿的乌鸦,总体上反映了,原始鸟类出没和来往与月球的历实现状。
       后来,中国的太昊伏羲的一部和少昊炎帝氏族、后羿氏族都是鸟图腾;大部分印第安民族和中国西藏、以及中国信奉“萨满”的满族、蒙古族、鄂温克族等,都是鹫鹰图腾;中国云南一些民族和印度大部分民族,都是孔雀图腾。
       那么,中国古代传说的月亮里面有个玉兔、或者蟾蜍、或者乌龟,是怎么一回事呢?我曾经研究玄武时发现:所有“玄鼋 天鼋 玄蚖 元龟 玄除 玄荼 玄菟 玄蜍 玄武”这些字眼都是一样的,都是玄武,即都是乌龟或青蛙。
        “玄武”的叫法和写法,最早见西汉《淮南子》等书。在先秦著作之中,没有“玄武”这个词,多出现 “玄鼋(yuán)、天鼋”等,最早见《国语》等书[注:丙酉-1]  。鼋(yuán),本写作“鼋”,今读yuán,从“大”从“黽”,象籀多有出现,前人称族徽铭文,又写成“蚖”。“黽”,简化作“黾”,从甲骨文和早期象籀来看,有三个来源,表示三种不同的动物:1.珠蝇之属,2.龟鳖之属,3.蟾蛙之属,后世混为一字[注:丙酉-2]。
       因为“黽”与青蛙、蟾蜍之类的字如“鼃(蛙wā,古音当为tcu)、鼀cù、鼁qù”等相混,所以,“玄鼋”又作“玄菟、玄荼、玄除、玄蜍”,“玄”就是天的颜色,就是蓝(兰)色,也就是青色。菟、荼、除、蜍,皆是鼀、鼁之音,今读若chu、或tu。所以月亮上的动物就分不清是乌龟、还是青蛙。
       在大约两汉(西汉和东汉)时期,已经主要表示青蛙、蟾蜍的“玄菟、玄荼、玄除、玄蜍”之中,惟有“玄菟”流传最广,甚至代替了“玄鼋”的印象,就连两汉时期作为中国的一个城市的韩国和朝鲜,也以“玄菟”为府名,叫做“玄菟郡”,因为最初地轴没偏时,韩国、朝鲜和日本在中国的北面,就是“北玄武”。
       受“玄菟”观念的影响,月亮里面有青蛙、蟾蜍的传说也流传深远。汉墓壁画、石室画像中层出不穷:一边是个太阳,一边是个月亮 [注:丁子];太阳里面是个乌鸦、甚至是三条腿的;月亮里面是个青蛙(或说蟾蜍)、甚至也是三条腿的。三条腿的青蛙,和三条腿的乌鸦,除了前面讲的以外,很大程度上,还有形象均衡的一方面:
       “2条腿的乌鸦”+“4条腿的青蛙”÷2×2=“3条腿的乌鸦”+“3条腿的青蛙”为什么要均衡呢?因为:
       1.乌鸦所在的“伪太阳”和青蛙所在的“月亮”是一致的,因为“伪太阳”就是月亮。
       2.乌鸦和青蛙是一致的,一个是翼龙、一个是恐龙,都是出没与月球之上、往来与地月之间的“天使”;
       3.一个是翼龙和鸟是由恐龙演变的、或者说外太空人将恐龙改装的。
       4.传说的来源是一致的,是同一时期的历史现象。
       所不同是:“伪太阳”的月球后来和太阳不象了,翼龙的后代——禽鸟和恐龙的后代青蛙、以及乌龟,长的越来越不象了。这些是造成后来传说混淆的原因。
       东汉之后,由于战乱,造成文化断代,“玄菟”因为“菟”的“艹cǎo”头丢失,而变成“玄兔”,如南朝宋文学家谢庄的《月赋》[注:丙戌]中就有:“擅扶光于东沼,嗣若英于西冥。引玄兔于帝台,集素娥于后庭。”的句子。这里的玄兔、素娥,就是人长说的玉兔、嫦娥。
 
       于是,自南北朝之后,“玄鼋”又由“玄菟”变成了“玄兔”,再后来,特别是在唐宋之后,“玄兔”由青色变成了清色,也就是玉色,或由兰色变成了白色,于是成了“玉兔”或“白兔”,从此“月宫玉兔”的传说,在民间广为流传,兔子成了“月精”。
       当然,月亮里面的蟾蜍和玉兔,同样都是人们利用古代“龙种”的记忆,对后来被毁坏的月亮表面阴影的穿凿附会的形容。月亮表面的阴影,叫“月海”,是由陨石坑组成的,陨石坑,也叫“环形山”。

                              
                                                                           月球表面
       阿波罗望远镜拍摄,威廉•阿诗沃斯(William B. Ashworth,Jr.)提供
       蟾蜍变玉兔,同时也说明月亮表面陨石坑的变化。
       在直径相同的圆中分别画一只蟾蜍(青蛙)和一只兔子:
        会发现:蟾蜍(青蛙)的面积会大于兔子的面积
       得出:月球的“月海”面积在缩小。
       说明:陨石坑在被修复,这就是女娲补天之后的现在还没完成的月亮人的“玉斧修月”工程。
       现在想想,无论“玄鼋”代表乌龟、还是青蛙的,不就是爬行或水陆两栖类的恐龙的后代吗?月亮里面的乌龟或青蛙,不就是侏罗纪和白垩纪时期戴着“尺木”或长着翅膀、出没于月球的它们的祖先——恐龙吗?近年人们考证,龟图腾、以及蛙图腾,都和龙图腾有不解之源,其“源”不就是如此吗?

       乌龟、青蛙、恐龙的颜色都是蓝绿色,也就是“青”色,也就是“玄”色,也就是“苍”色,所以有“青龙”、“苍龙”、“玄武”、“玄龟”、“青蛙”、“玄菟”这样的名称。也就是说四灵(东苍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中的苍龙和玄武最早属于一类。
 
       “玄武”是后来根据远古的恐龙印象,以及恐龙的后代——龟、蛙的形象创造的;那么,“朱雀”[注:甲戌]是后来,根据远古的翼龙印象,以及翼龙的后代——老鹰、孔雀等大鸟的形象创造的。位于中国南部的中美洲印第安人中很多民族就是鹰图腾,印度不是也有个“孔雀王朝”吗?
       当然,后来中国再也没有恐龙,人们只能用爬行、两栖类恐龙的“直系”后代——鳄鱼的形象来顶替,当然,后来(周代之后)连鳄鱼也在中原消失了,人们就将龙变成“神话”了。
       至此苍龙、玄武、朱雀都基本搞清楚了,那么“西白虎”是什么?怎么会有白色的、没有斑纹的老虎呢?通过联想,和老虎最象,而且和龙可以匹敌的动物是什么呢?
       对了,答案是狮子,“西白虎”,是说中东以西、包括埃及、欧洲在内的狮子图腾。古代希腊、罗马、巴比伦的皇帝都以狮子自封,埃及不也有“狮身人面像”吗?
                                     
                       埃及哈夫拉金字塔旁边的狮身人面像——斯芬克斯,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雕像之一。
       所以,依我看,四灵,东苍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通俗讲就是:东鳄鱼,西狮子,南老鹰(孔雀),北乌龟。
       在远古而又漫长的侏罗纪和白垩纪时期,龙和鸟,也就是爬行、两栖类的恐龙和会飞的翼龙、孔子鸟,都是除了天神以外,人类最亲密的伙伴,也都是交际于人与神之间、往来于月(天)与地之间的两大“天使”。
       龙和鸟,在后来没有天神的新生代时期,逐渐演化成除人类以外的地球上的主人,合称“鸟虫”或“鸟兽”,是动物的总称。“龙”成了“虫”,“虫”一度是不会飞动物的总称,比如:老虎叫大虫,蛇叫长虫。当然这时候的“兽”,里面除了爬行、两栖类的恐龙的直系后裔以外,还包括白垩纪中晚期之后逐渐生衍庞大的分支——哺乳动物。
       所以,新生代至今的主要动物应该已经分为三种:甲介类(龙,爬行、两栖类),翎羽类(鸟,鸟类),胎毛类(兽,哺乳类)。但因为第三类强盛时间短,又为龙的后裔分支,在人们的记忆中很少,所以仍可归结为龙类。
       人们为了尊敬和纪念上古尊为“天使”的龙和鸟,而产生了与其相关的各种动物崇拜:
       龙类的:龙、鳄、蛇、龟、蛙、鱼;
       龙-兽类的:野猪、猛犸和大象、犬和狼、虎、狮子等;
        鸟(凤)类的:凤、孔雀、朱雀(鸟)、老鹰和秃鹫、鹤、乌鸦、喜鹊、大雁、燕子等。
       甚至,在中国早期文献历史社会中,将民族都按照龙和鸟以及,由龙演变的新生的哺乳动物来分的:
   龙,为“太皥”,即伏羲、女娲氏系。有:飞龙氏、潜龙氏、居龙氏等,
   兽,为“黄帝”,即轩辕(玄鼋)氏系。有:熊、罴、貔、貅、貙、虎等 [注:丙亥]。
   鸟,为“少皥”,即炎帝氏系。根据《左传•昭公十七年》[注:丁子]包括:
   五鸟:凤鸟氏、玄鸟氏、伯赵氏、青鸟氏、丹鸟氏。掌管历法、时令;
   五鸠:祝鸠氏、鴡(雎)鸠氏、鸤鸠氏、爽鸠氏、鹘鸠氏。掌管政治、经济、军事;
   九扈:掌管农业和工商业。
       其他后来民族和朝代王室贵族,一般不是凤图腾,就是龙图腾。比如:
       夏代王室就是龙图腾。其先祖产生叫做“鲧腹生禹” [注:丙寅]。
        商代王室就是鸟图腾,以及野猪图腾,其开国国君叫王亥,王亥的“亥”,在甲骨文中是“隹zhu(崔、萑)”和“豕shi”的合文,也就是猪鸟合文[胡厚宣《甲骨文商族鸟图腾的遗迹》(1964)和《甲骨文所见商族鸟图腾的新证据》(1977)],其先祖产生叫做“简狄吞卵”,使用的纹样图案多是野猪头变化了的“饕餮纹”。

                                  

                                                                       铜饕餮纹双立耳鼎
       西周王室也是鸟(凤)图腾,其先祖产生叫做“姜嫄履迹”,其国家发迹叫做“凤鸣歧山” [注:丁丑]。